• 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
  • bwjjw@bfsu.edu.cn
  • 010-88816259

“我的四个悔不该”——江苏涟水县中学原校长薛守琴的忏悔

T T T

背景:原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涟水县中学原校长及涟水圣特外国语学校原校长薛守琴因受贿罪、贪污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个月,并处没 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其丈夫秦大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下面是薛守琴在一次全市处级领导干部警示教育会上的忏 悔——

1980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涟水中学任教,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校长兼党委书记。20多年来,在党的精心培育下,加之自己努力工作,我屡受表彰: 曾荣获全国“三育人”先进个人、全国先进女职工、省优秀党员、省劳动模范、市教育工作先进工作者、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然而,一顶顶桂 冠、一圈圈光环却使我陶醉在鲜花和掌声中。在这些炫目的光环笼罩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最后,经不住糖衣炮弹的侵袭,走上了违 法犯罪的道路。

面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我痛悔不已。

悔不该放松学习。我 总认为,只要在其位,谋其政,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即使有点差错算不了什么。由于放松学习,我头脑中存在着许多荒唐的想法,总认为丈夫犯错误与己无关;只 要钱不是自己收的,就与己无关;只要我没拿钱,收几瓶酒、几条烟、几件衣服,甚至收部手机,算不了什么错。直到党组织将秦大伟隔离审查了,我还是执迷不 悟,到处鸣冤叫屈,还授意别的老师鼓动涟中和外国语学校的中层干部及部分老师联名写信给市委领导为自己申辩,根本没有静下心来反省自己的错误,而是为组织 审查设置重重障碍,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悔不该放纵丈夫。我的丈夫秦大伟 好逸恶劳、贪图享受,与涟中和外国语学校有业务关系的人见他经常跟在我身边转,经常到涟中和外国语学校去指手画脚,于是他们就在他身上打主意,跟我不好说 的话对他说,跟我谈不成的事和他谈,一心想通过他利用我手中的权力办事。对此,开始时我不以为然,后来有朋友提醒,有领导告诫,我也曾教育过秦大伟,但只 是短期奏效,渐渐地我也就习以为常了,有时出差也把他带在身边,甚至让他直接参与学校问题的讨论,他俨然成了我的助手。因此社会上有人称他为“校长助 理”、“二校长”,甚至说他比校长还校长,导致一些图谋不轨的人从他那里打开突破口,最终达到个人目的。

悔不该迁就熟人。我 对一些生面孔的贿赂总是婉言谢绝,或严词拒绝,然而可怕的是面对“熟人”、“朋友”,却放松了警惕,明知不可为却破例为之,明知不能收却坦然收之,使自己 掉进了一个个温柔的金钱陷阱。涟水八建公司原副经理王某,是我的同乡、同学,1995年底,他投标竞争涟中一幢宿舍楼,我不惜一切帮忙,在评委投票他没有 中标的情况下,我联合几个集资户代表找到当时的校长张某,建议重新投票,张某采纳了我们的建议,使王某在第二轮投票中中标,从那以后,王某在涟中几乎年年 有工程,六年共做了1000多万。为感谢我的帮助,王某通过秦大伟向我行贿数万元,我虽觉不妥,但没有严词拒绝。

悔不该心存侥幸。去 年2月,我被“双规”后,各位领导苦口婆心,正面教育,反面警示,特别是纪委、监察局领导亲自找我谈话,交待政策,指明出路。然而对此我却认识不到位,先 是有抵触情绪,认为自己成绩多,贡献大,组织对自己太苛刻了,后又存有侥幸心理,总想把事情往秦大伟身上推,逃避责任,敷衍过关,给组织调查制造了很多麻 烦。

我之所以犯下如此大错,与自己放松学习、放松党性锻炼、放松纪律约束有很大的关系,这样做的结果导致自己法纪观念淡薄,名欲熏心,权欲熏心,利欲熏心。我希望我这个反面教材能给一些党员干部提供深刻的警示,以促进社会风气的好转。(作者:成文 愚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