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
  • bwjjw@bfsu.edu.cn
  • 010-88816259

贪官李纪周:我的悔罪书(节选)

T T T

我叫李纪周,原是公安部的副部长,这些年来由于放松思想改造,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没有经得起考验,由一名党的高级干部堕落成为人民的罪人,我对自己 的严重罪行非常痛恨,深感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真心实意地认罪服法。我愿接受法律的任何处理,这也是我罪有应得。我愿做一个反面教材,教育他人,警示 后人。

我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和教训。

这段时间,通过高检院办案同志耐心细致的政策法律教育,我对自己的犯罪进行了认真的反思和剖析,教训是极其沉痛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长期放松政治学习,放松思想改造。当 了公安部的领导后,我在工作上还是埋头苦干的,整天忙于具体业务,很少抽时间认真读书学习。马列主义的书不怎么读了,有限的学习也只是流于形式,很少结合 自己的思想实际。党内民主生活会上很少听到对我的尖锐批评,自我批评也是轻描淡写地说一说,不愿也不敢触及灵魂深处。自己在开会做报告时,台上讲的与下面 做的不是一回事;对人家讲马列主义,对自己却采取自由主义。由于放松了学习,思想觉悟越来越低,自我约束能力也是越来越差,最根本的是忘记了全心全意为人 民服务的宗旨。所以对改革开放、经济转型时期社会上出现的一些现象缺少敏锐的判断力,甚至产生一些不平衡的心理。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腐败现象越来越缺乏 警惕,以致麻木不仁,慢慢地自己思想上防腐拒变的防线开始崩溃。看到不少干部吃吃喝喝、拉拉扯扯,甚至接受钱财没有发生什么事,觉得自己接受朋友表面没有 什么明显企图的一些钱物也算不得什么,受这个“一念之差”左右出现的偏差,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最终陷入了犯罪的泥潭。

二是过多地与商人老板搅在一起。作 为党的一名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整天和商人老板,特别是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不法商人搅在一起,他们总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向你进攻,一不小心就会 掉进他们的泥坑之中。古人都讲“仕不可多交”。像赖昌星……这些商人,看中的是我这个公安部副部长的职位和权力,想方设法地巴结我,给我送钱送物,就是想 利用我手中的权力,在以后好为他们办事。接受了他们的钱物,必然会在为他们办事的过程中推动公正、公平,甚至会拿原则和权力做交易。我就是这样当了他们的 俘虏。

三是没有管好自己的亲属。中央早就发布了党和国家领导干部严格自律的规定,要求领导干部 一定要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但是我却没这样做,以致害了亲属,害了我自己。我就一个女儿,一直对她过于溺爱,从小娇生惯养。她要去美国,我虽 然不太同意,但是她和我夫人坚持,我也就妥协了。她在美国生活遇到困难,我也就不惜一切,明知不对,接受赖昌星给的50万美元的贿赂。对我的妻子也是要求 不严,她退休后,受社会上的影响和朋友的鼓动,开始做生意。对她在外边到处拉关系、搞应酬,我知道了,只是说两句,态度不坚决;对人家通过她送来的钱物, 我也曾让她退回,但是不坚决不果断。对推搡半天退不掉的,也就认可留下来了,反而认为这都是朋友间私下办的事,不会出什么问题,存有一种侥幸心理。

四是为情所动,因情害己。我 在1990年下放广州公安局带职锻炼期间,与广州市公安局女干警李××接触很多,时间长了,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由于我思想不坚定堕入情网,这段关系保 持了一段时间。我是有妇之夫,这本身就不道德。后来又因她而乱用职权,干预下面办案,最后造成梁耀华的“新英豪公司”走私得逞,而我犯下了严重的渎职之 罪。

我也曾有过一个很好的过去。我出身在一个革命干部的家族,父亲是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母亲也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 “老八路”。从小在革命队伍中长大,是国家培养我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后来在部队入党、提干,转业到公安部没有几年就被破格提拔为副局长,后来又被任命 为局长、部长助理、副部长。我能有这样的荣誉和地位,完全是党和人民给我的,没有党和国家的培养,我什么都不是。但是后来我变了,变质了,走上了犯罪道 路。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我痛恨我自己。我的父亲在公安部是艰苦奋斗的模范、受人尊敬的老红军,而我却是一个腐败的典型、一个罪人,这个反差实 在是太大了。我真是对不起为了中国今天而流血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也对不起在九泉之下的我的父亲。

党中央反腐败的政策非常英明、非 常正确。如果党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都像我这样,腐败之风蔓延,国家的前途就令人担忧,那真是会亡党、亡国。我坚决拥护中央在全党开展反腐败斗争。我是 一个罪人,已经不够共产党员的资格,但是我依然非常热爱、坚决拥护共产党和以江泽民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热爱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坚信党的事业一定会胜 利。我对党、国家和人民犯了罪,毫无怨言地接受党纪和国法的严惩。我仍然希望有机会能为党和国家做些事情。我愿做一个反面教材,用以教育和告诫党员干部, 特别在政法公安系统的干部,千万不要再走我的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为党做件事,来表达我对党的热爱。(罪人李纪周 2000年2月19日)

 

分享到: